如果教育是商品
傳遞愛的機會給孩子
九大先天氣質照顧因應
二元思考與高層次思考98
小手交朋友948
小霸王97
不急著給答案98
不想上學97
父母是性侵防治第一線985
吃飯黃帝大98
如何看待幼兒的學習評量98
別當直升機父母97(ˊ)
我們的視野有多寬廣
把光芒還給主角983
沒有苦過不懂慈悲
孩子的三千六要怎麼用98
美語學習的背後957
從拍照留念說起97
您在養孩子?還是養猴子?
接受情緒,少講道理97
媽媽和孩子的內心話99.7
愛 是不能教導的97
愛與陪伴親子共讀 97
溝通 寬稿 95.12
照顧要為獨立做準備
要為成熟做示範
回應當下感受 不問是非
怎麼為孩子選書呢?
您和孩子生命共同資產
關心孩子的半歲期966
中一新生發言稿
 
父母是性侵防治的第一線:我還小,需要被教導
三民顧問 李慧娟老師 981204
有一天我進小幼廁所,看到一位小班女生坐在馬桶,用求助的眼神望著我。
如往常一般我問:「大好了?」她點點頭。
我說:「需要幫忙嗎?」她小聲地說:「要!」
我說:「沒問題!」就過去抽衛生紙幫她擦屁股。
擦的時候我都會順眼檢查一下大便。
我說:「哇!妳今天的大便好漂亮,很大一條喔!你有吃青菜對不對?」
她說:「對!」擦完以後,順口提醒她要記得蓋上馬桶蓋並沖水。
我一邊走到水槽洗手,一邊回頭說:「回家可以向媽媽報告:老師說妳有吃青菜,所以大便很漂亮喔!」
此時,也在一旁尿尿的安親班男孩卻接口說:「所長!不要教她回家跟媽媽說大便啦!她的媽媽聽到大便會昏倒啦!」
我很驚訝地說:「真的喔?!你媽媽會昏倒?」他說:「對啊!」
我回頭問小班的幼兒:「妳媽媽也會昏倒嗎?」她回答說:「不會!」
我才放心:「那就好!」

這學期,三民的老師因為配合臺北市性侵害防治中心委託的教案試行,在課程中間開始穿插「性侵害防治」的觀念。孩子可能會因此回家問爸媽一些相關問題,或者對他人的身體碰觸有明顯回應,可能有些爸媽沒有心理準備而會不知所措。因為這些觀念在我們的文化中還是比較陌生的議題,所以想和爸爸媽媽談一談在我們生活中重要的相關概念。

近年來,臺灣未滿18歲的性侵害逐年增加(每年增加500件)(且專家認為舉案只佔實際發生的十分之一),受害年齡越來越小且不分男女,而更令人擔憂的是12歲以下的兒童被性侵的對象,竟常是來自「認識的人」。不僅如此,幼兒間的遊戲探索傷害也在增加中,未成年的加害人6~12歲從2005年到2009年增加超過兩倍。2009年發生最小的加害人是國小一年級,甚至未成年的女性加害者也在增加中,這些都表示從小對「尊重身體界線」的教育,已刻不容緩。更令人擔心的是由於年幼兒童的判斷與表達能力不足,因此即便此類侵害案件被通報送到法庭時,法官很容易因受害人舉證不足而判加害人無罪,讓人更覺得性侵害事件是難以在事後得到合理的公平正義。因此我們需要積極做的是事前預防,儘可能防範這些不幸發生的可能。

不只「性侵害防治」,連同「性教育」其實都只是生命教育的一環,因此臺北市性侵害防治中心認為這些概念應從學前開始種下種子,而國外的研究也發現:3歲以上的幼兒就能也應該進行性侵害防治的課程。三民這次的教案是從小幼班就開始試行,我們希望孩子從懂得保護自己到也能尊重別人。

這次的課程,是從性別教育開始:從介紹身體的各個部位,到排泄器官及性器官,就會自然提到男女有別,再延伸到身體的隱私權及自主權,以及安全教育。在這類的身體介紹課程中,很多性教育專家主張應使用正確的名稱(如陰莖而不是小雞雞、小弟弟),這種看法帶有「革命」或「改造」社會觀念的意圖。但是因為我們在一般口語對會話中,有時也不直接使用這些身體的專有名詞,家長仍可用自己覺得自然的語詞與孩子討論這些概念,重要的是用積極正面的角度來看待孩子提及這些相關詞語與詢問相關議題。

關於「大便」
如同前述的例子,有些爸媽未經思考地要求孩子不可以隨便說「尿尿」、「大便」,可能使得孩子對於排泄或性器官的負面感覺,不但不能有正確的認知機會,而將來如遭遇傷害也可能不敢對爸媽說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對隱私處的淡然自處與正向概念,是性教育與性侵害防治的開始。因此日常生活中對「排泄」的正向看待是很重要的起步,如:幫孩子擦屁股正是重要的教育機會:尊重詢問意願、觀察大便情形並解讀、分享並讓孩子了解大便和飲食的關係,鼓勵孩子正確飲食..等,可以讓孩子正面看待這些與身體部位相關的生理現象與飲食的合理後果。比如:如果孩子的糞便較軟或稀稀,我就會問孩子「你今天吃了什麼?肚子有沒有不舒服?你的大便看起來不太健康耶?!」

關於「性別概念」
六歲以前的幼兒對於性別的認知仍是片面的,因為尚未完全發展其「保留概念」。也就是說,多數幼兒是以單一向度判斷-如:以「外觀」來決定性別:長頭髮、穿裙子是女生,短頭髮、穿褲子是男生;穿粉紅色是女生、藍色是男生。我們問孩子「爸爸穿上裙子時,那他是男生還是女生?」小的孩子多數會說:「是女生!」只有少數回答:「是男生。」有趣的是有些會說:「一半男生、一半女生」。老師會用穿衣服的紙娃娃讓孩子猜娃娃的性別,脫掉衣服才發現:外觀與性別不是必然的關係。這種「性別保留概念」需要充份的操作經驗,才能真正理解。我們當然不希望孩子遇到人就要掀人裙子或脫人褲子以確認性別,所以紙娃娃其實是很不錯的教玩具。當孩子正確地建立性別概念後,關於性別尊重、隱私權與身體自主權才有立論的基礎。

關於「陌生人接觸」
多數的成人會教導孩子說:「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不要拿陌生人的東西」,似乎暗示著「陌生人」就是壞人,那麼反證「認識的人」就是安全的。其實這是一種簡化誤謬的說法,因為「陌生人」不見得是壞人,其次如前述12歲以下的性侵案件常是「認識的人」所為,可見得12歲以下的孩子對於「認識的人」常是毫無戒心的。也就是說,我們可能太粗糙地教導要對陌生人存有絕對的戒心,卻沒有教導如何辨別危險的言語、行為、情境和不當的觸碰。

關於「壞人」
「誰」可能是壞人?如前述問「陌生人」和「認識的人」誰比較有可能是壞人?孩子一致通過是「陌生人」;不只如此,我們讓孩子看圖片(如下圖),孩子一致認為是戴墨鏡、叼根煙、有刀疤、拿槍的那位,這可能來自刻板印象。「老人」和「年輕人」,孩子都認為「老人」不可能是壞人;警察叔叔有沒有可能是壞人?多數的孩子認為警察叔叔不可能是壞人;老師呢?孩子更不容易接受老師也有可能是「壞人」!這些也都提醒我們,適當的性侵害防治教育是必要的。在性侵害防治教育中,「壞人」是指任何人對孩子有不當的行為、語言和對待方式,我們會提醒的是注意「壞行為」而不是注意「壞人」。
摘自:我的身體,作者:洪文惠,財團法人台北市婦女救援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發行
關於「不當觸碰」=「壞行為」
碰觸是人與人關係中,重要的溝通元素,實驗證實年幼的孩子非常需要溫暖觸碰的滋養,才能有健全的身心發展。但是,性侵害卻是因不當的碰觸造成侵害,除了造成身體可能的傷害之外,更嚴重的會造成心理的傷害:對溫暖正當的碰觸也產生疑慮與恐懼。因此,非常需要讓孩子瞭解何謂「不當的碰觸」並懂得拒絕或逃避。我們用比基尼的服裝來教導「隱私的三點」。這三點是在一般公眾場合不能隨意曝露的部位,也是不經允許任何人都不能被觸碰的部位,尤其是「單獨相處」時。所以,如果醫生叔叔說要檢查你的「小雞雞」,一定有爸爸、媽媽、護士阿姨或老師…等其它成人在旁邊。如果孩子在洗澡的時候,說不要讓妳碰她/他的隱私處,你應該要覺得很欣慰,因為她/他已經開始在有身體自主權的概念了。我們建議爸爸媽媽能教導大一點的幼兒,在洗澡時可以開始自己清潔隱私處,讓「身體界線」可以更早明確地建立。
關於「危險情境辨識」(可能被性侵的危險情境)
這是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因為能辨識危險情境是有效的防治因子。孩子需要能辨識危險情境並提前逃開或避開,以減低被侵害的可能。地點 + 情況 = 潛在危險。人少的地方、沒有其他成人單獨相處的機會、陰暗沒有別人的場所、大人說:「這是秘密:不能告訴別人的事」、送你東西說要讓她/他「摸」一下、或者送你糖果說要看你洗澡…等,中大的老師會舉出很多的「狀況題」來挑戰孩子,如:一個認識的阿姨、叔叔說要帶你去找爸爸媽媽,可是她/他把你帶到人越來越少的地方…,她/他有沒有可能是壞人?那要怎麼辦?這些對學前幼兒來說不是件容易而單純的概念,因此孩子需要從故事、從討論、從演練…等,非常多的模擬經驗去思考可能的危險情境,及早辨識並有可能機警地脫離危險。我們也發現上課後還需要不斷「測試」,因為越小孩子越難辨識不當的碰觸要求並拒絕,尤其有實物誘惑時。如上完課後老師故意對個別小孩說:我給妳糖果,你讓我摸一下胸部,好嗎?還是有少部份的小幼班孩子會說「好!」幸好旁邊的同學提醒:「不可以,就算是老師也不可以!」。

關於不喜歡的碰觸有「拒絕」的權利
研究顯示兒童對21%的成人有難抗拒的吸引力,很多成人在看到幼兒粉嫩的臉頰,總是忍不住想要摸一下,在東方文化中通常認為這樣的觸碰是成人對幼兒友善的表示,不認為有何不妥;其實,孩子再小都有拒絕被「碰觸」的權利。所以當家中的客人說「你好可愛喔!」並且親熱地想摸您的孩子,而您的孩子卻不友善地回應時,請勿急著責備孩子。相反地應該替孩子緩頰「對不起,我們有點害羞啦!」。當孩子向大人表達「不喜歡被碰觸的」感覺時,應該要被尊重,孩子才能體會他是真的「擁有身體自主權的」。

關於初級的「逃脫」的能力
在中大班的課程中,我們在討論中發現有些孩子對遇到「壞人」或「壞行為」時,會有的擔心:包括害怕被罵她/他「叫得太大聲」,或怕被壞人「摔過來又摔過去」,這些都是聽話乖巧或身體較瘦弱的孩子,對自己可能的自救或逃脫能力,是較不具信心的。這使我們想到需要讓孩子真實體驗自救時需要的「大聲喊叫」,或者被抓住時可能的「脫身法」。這些經驗會讓身體細胞有「記憶」,而不是停留在腦袋裡,遇到危險情境時,身體才能有自動反應的機制。
爸爸媽媽若帶孩子到空曠的海邊或山上時,可以讓孩子練習最勉力的「大聲喊叫」,讓孩子體驗一些被允許和安全的「叫喊」,或者在家中可以用薄毯子包住孩子,讓她/他練習當被簡單人力控制時的脫逃經驗。事實上,很多加害人或校園霸凌事件,會選擇較乖巧柔弱或預期不懂得抵抗的對象下手,因此孩子對自我保護的經驗和自信,顯現出來的「氣質」已經可使我們的孩子,被排除在被選擇的加害對象之外。在三民老師也會安排孩子之間「徒手搏擊」的規則性遊戲,讓孩子在一定的安全規則下,不論男生女生都能體驗徒手搏鬥的經驗,讓孩子在遇到「心懷不軌」的成人或「霸凌」的青少年時,不會因顯現出過度驚恐與退縮,讓加害者更肆無忌憚。

說了這麼多,最後尚請家長放寬心,不要過度焦慮「性侵害」的問題,只要我們給孩子正確觀念與能力,他們都不容易是受害者或加害者。如下寓言所示:上帝要天使帶固定病菌劑量,要收回200條靈魂,但是天使卻收回了400條靈魂。上帝震怒,但天使報告:200條是病菌殺死的,有200條是嚇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