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育是商品
傳遞愛的機會給孩子
九大先天氣質照顧因應
二元思考與高層次思考98
小手交朋友948
小霸王97
不急著給答案98
不想上學97
父母是性侵防治第一線985
吃飯黃帝大98
如何看待幼兒的學習評量98
別當直升機父母97(ˊ)
我們的視野有多寬廣
把光芒還給主角983
沒有苦過不懂慈悲
孩子的三千六要怎麼用98
美語學習的背後957
從拍照留念說起97
您在養孩子?還是養猴子?
接受情緒,少講道理97
媽媽和孩子的內心話99.7
愛 是不能教導的97
愛與陪伴親子共讀 97
溝通 寬稿 95.12
照顧要為獨立做準備
要為成熟做示範
回應當下感受 不問是非
怎麼為孩子選書呢?
您和孩子生命共同資產
關心孩子的半歲期966
中一新生發言稿
 
回歸本質系列---從拍照留念說起
三民顧問 李慧娟老師 970718

 
我在英國時,同學聚餐拍照都有個拍團體照的習慣,就是有幾個人就要拍幾張。因為在英國指定單張的照片沖洗是很貴的,多數人只會將底片送洗一次,非必要絕不會去加洗。若不是團體照就用分的,有一次和同學在分照片時,有一張我和最要好的西班牙同學的合照,但是卻因我們笑得太開心而使得照片有點模糊,我大嘆惋惜,可是我的西班牙同學卻說那張照片照得太棒了,她想要那一張,我問她為什麼?她說:這張照片可以讓她記得那天的快樂情景和我們的情誼,而且那種模糊更記錄了當時「快樂的動態感」:很精彩!她的觀點讓我很震憾,也讓我反省「拍照留念」的本質是什麼?拍得清楚、漂亮是不是最重要的準則?

偶然機會在英國認識一位的婚禮攝影師,他的工作是在婚禮當天跟拍全程到婚宴完畢,最後為新人製作一本婚禮紀念專輯。我告訴他臺灣的婚紗照的模式,令他很驚訝:婚照與婚禮竟會是兩碼子事?婚照可以花數萬到十數萬元+一整天時間,拍一堆婚禮當天可能沒穿的禮服,所有的畫面內容跟婚禮無關,而婚禮當天卻不一定聘請專業攝影師為新人留下「值得紀念的一刻」?這對他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在英國沒有婚紗照這種市場)。對一位英國婚禮攝影師來說,他的專業很是像攝影記者,要能在每個重要時刻搶鏡頭,因為婚禮總不能為了拍照而重來。但對臺灣的婚紗攝影師來說,他的專業卻像廣告攝影師,新人不只是他的模特兒,且成了他展現他攝影技術的工具,而能把每對新人都被拍得像明星一樣,才是他的專業。幾乎每一對新人都要去拍個婚紗,否則不像結婚。在婚禮當天,婚紗照還是婚宴場迎賓的重要看頭,大家品頭論足地看婚紗照,但沒有人問為什麼要拍婚紗照。

臺灣人旅遊,行程很趕,好像出門一趟,能去越多地方越划算。在國外,亞洲人多是團體旅行,人手一台相機,每到一個定點,下車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尋拍照的景點,拍完照就好像已證明「到此一遊」,其它的事就都不重要了。大部份的旅遊照片多是千篇一律,就是人在一個景點前方,擺個漂亮的姿勢,也或者做個勝利的手勢(似乎暗示著我來過了、我贏了)。回到家中,有多少人會整理旅遊中的照片?而整理照片時是在注意自己拍得美不美、帥不帥,還是在回憶旅遊時的情景?結果,我們的旅遊是為什麼?拍照留念是為了什麼?好像都變成美景前的另一個佈景而已,看不見旅遊的情節和旅行的意義,而我們大家好像都習慣如此。

其實,在我們的生活與教育裡,對於「本質」的思考並不多。在我們的綜藝節目裡,主持人總是耍嘴皮子或耍寶或戲弄來賓,這樣的節目收視率很高,這是很奇怪的事。到底觀眾要看的是藝人表演還是看他們的笑話?到底是笑話本身好聽還是說笑話的人表現得很好笑?我有一位學生在實習試教的時候,老愛在小孩面前耍寶搞笑,逗得小孩很開心,但卻看不出他的教學目標是什麼。但他認為不耍寶孩子都不理他,耍寶而吸引住孩子的目光,就自認為試教很成功。這和用收視率看節目好壞一樣。這些習慣也許源自以筆試為主的教育制度:學習是為了考試,更嚴格的說是為了考試分數,以為分數高就是學得好,代表將來有前途。但真的是這樣嗎?學習的本質早就在為考試而補習風氣中,被扭曲了。如果我們不回頭認真想想「學習的本質」是什麼,那麼學校教育可能成為最浪費生命的一件事。

看到三民為孩子的學習做照片記錄和家長間的需求差異,我們做了很多的省思。起初老師拍照的本意是為了作為描述孩子學習時,有真實影像的輔佐,家長容易理解老師的文字描述。當照片附在記實裡,孩子也能感受到那是「記錄他的書」,而且當他看到照片可勾起回憶,並可能對爸媽說明他在當時做了什麼,這對親子互動很有幫助。三民的記實模式讓多數家長很感動,覺得是孩子童年生活中最珍貴的檔案。但是漸漸地,有媽媽請老師盡量能拍孩子的正面、也有媽媽抱怨老師怎麼挑了一張「不怎麼好看」的照片,有爸爸嫌他的孩子在畫面裡比例太小。家長說:因為平時忙,沒空幫孩子拍照,所以希望老師多拍一些。為了家長的需求,老師們開始在孩子認真地在做DIY時,要求他抬起頭並把作品拿起來,孩子自然而然地就會比個勝利手勢Ye!!尤其是小幼的孩子,每張都是Ye型的大頭照。慢慢地,連學習記錄照片也變成了「為拍照而拍照」。以前沒有數位相機時,如果沖洗出來找不到可用的「好」照片,老師得要爭扎著要不要找孩子來補拍照片;現在有數位相機,老師拍完立刻重播,角度不好、表情不佳,可以立刻重拍,結果老師成了「業餘攝影師」,孩子變成「業餘模特兒」。最後,老師費盡心思記錄的文字家長不一定有看,但是照片照得不好,家長常常有反應,老師有時會感到氣餒,到底應不應該繼續拍照,再這樣下去學習的目的被忽視了,影像記錄的本意也變質了,這並不是我們要的。

多數的托兒所的學習記錄相簿,在照片旁沒有任何字句,如果有字句多半是「好可愛喔!」「動手做活動—洗愛玉」之類的旁白式或標題式註解,看不到學習記錄的展現。很少園所像三民的紀實是用來詮釋教學活動,而大班已是用來照相機記錄課程的過程,或者用來解說孩子學習的成果,而且花很大心思去編輯照片以協助家長看懂教室裡的活動。可是,當小幼的家長從紀實中的照片以個人為主,進展到中大以團體課程與學習為記錄的主軸時,卻很不習慣孩子的「臉」在照片的畫面中縮小了。這使老師在製作紀實時,恨不得能雇個「攝影記者」在課堂中幫孩子拍照!

經過所內教師研習的討論,我們仍決定配合三民課程小幼與中大兩層次的規畫。小幼的孩子的學習是以個別為主,團體為輔。老師與孩子的語言互動多在生活起居,學習的深度、廣度都不及中大。而且小幼是兩位老師配班,有較多的可能幫孩子拍個別學習的照片。這個年齡層,孩子的語言發展有限,不易表達清楚在學校一整天在做什麼,且發展速率比較單一穩定、且里程碑很清楚,個別活動的照片對幼兒頗有記錄的價值,所以小幼會保留個別活動照片的部份。然而,到了中大班以後,孩子的學習內涵變得豐富且複雜,變化的速度也很快,真要記錄每一個孩子個別的學習內容與成果,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中大班的紀實會偏重於以全班性的課程進展為紀實的主軸,個人的學習則視情況記錄之。而且中大以上的幼兒,已具備可以自已陳述學習的內容與過程的能力,照片只是輔助幼兒表達在團體進行的過程中個人獨特的收獲,只要家長願意傾聽,那是更真切也直接的瞭解方式。這是我們的未來紀實因應不同年齡層的規畫,也期待家長能和我們一起陪伴不同年齡的成長與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