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育是商品
傳遞愛的機會給孩子
九大先天氣質照顧因應
二元思考與高層次思考98
小手交朋友948
小霸王97
不急著給答案98
不想上學97
父母是性侵防治第一線985
吃飯黃帝大98
如何看待幼兒的學習評量98
別當直升機父母97(ˊ)
我們的視野有多寬廣
把光芒還給主角983
沒有苦過不懂慈悲
孩子的三千六要怎麼用98
美語學習的背後957
從拍照留念說起97
您在養孩子?還是養猴子?
接受情緒,少講道理97
媽媽和孩子的內心話99.7
愛 是不能教導的97
愛與陪伴親子共讀 97
溝通 寬稿 95.12
照顧要為獨立做準備
要為成熟做示範
回應當下感受 不問是非
怎麼為孩子選書呢?
您和孩子生命共同資產
關心孩子的半歲期966
中一新生發言稿
 
孩子的半歲期──反抗週期
三民顧問 李慧娟老師 961030

 
每天吃完晚飯,我和爸爸總是會帶雲雲(剛滿四歲)去散個步。昨天散步時路過一家小餐廳,門口養了兩隻文鳥,雲雲要求我抱他上去瞧一瞧。他忍不住用手指頭去戳了一鳥籠,爸爸警告雲雲不可以嚇小鳥,雲雲一邊問「為什麼?」一邊又伸手戳第二下。我解釋說:「雲雲!小鳥的心臟很小,你這樣會讓牠的心臟受不了!」雲雲好像沒聽見,嘻皮笑臉地看著我又戳了第三下。這第三下,也很顯然是調皮、也是向爸媽的提醒挑釁了。於是,我立刻放下他說:「喔,那這樣雲雲就沒有資格再看小鳥了。」雲雲開始大叫「不要!不要!我還要看!」我說:「剛剛有提醒雲雲兩次,第三次控制不住就沒有機會了。」我準備要離開,雲雲開始抱住我、擋住不讓我走,一直說不可以,他還要看。爸爸在旁邊說:「你再這樣爸爸要生氣囉!」我說:「我知道剛剛那個調皮的手是「楊小道」的,可是爸爸媽媽提醒兩次,楊於道都沒有管好「楊小道」,所以,沒辦法囉!」雲雲大聲說:「我有管他啦!」我說:「可是他還是太調皮了,對不對?」雲雲很用力回答:「嗯!」(同理他、給他一點面子)我說:「那你現在叫楊小道乖乖跟在你背後,不准他抱住媽媽,下次我們還有機會來看小鳥!」雲雲放開我但皺個眉(有點控制自己,但是仍不太甘願),非常不高興地說:「我不喜歡妳了!」我說:「真的啊?這是楊於道說的?還是楊屁道說的話?」我接著說:「我想帶楊於道回家,如果是楊於道這樣講,那我就只好自己回家囉!」雲雲大吼:「不要!」我蹲下來在他耳邊說:「那這樣好了,如果你可以叫楊屁道不要亂說話,媽媽可以安慰你一下,抱你走到前面紅綠燈那裡,後面就要自己走回家」(給他台階下,並且安慰他控制不了自己情緒的挫折感)。他終於點頭,而且立刻趴到我身上。但他還是不甘願地說:「為什麼?」我說:「你忘了,今天早上媽媽參加運動會,競走比賽好累喔!媽媽是為了安慰你耶,不然媽媽實在沒力氣抱更遠了!」被抱著的雲雲還說:「那下次你就不要去比賽啊!」我說:「不行阿!媽媽是學校老師,學校規定每一個老師都要參加比賽!」說完時,已經到紅綠燈處,雲雲竟然自動下來,我說「哈!趕快去追爸爸,爸爸已經不見了!」於是雲雲往前衝,追到爸爸時,雲雲高興地說:「Ya!我是超人!」似乎完全忘了剛剛的事。爸爸說:「真高興看到楊於道回來了!」雲雲自己又跑又跳笑得好開心。

六歲以前的幼兒,在每一個年齡間,都會有「半歲期」的不穩定階段,這是從二歲以後大約每半年左右會有一次的「反抗週期」,在這段時期大人總會覺得孩子好像「退步」了一樣,情緒變得比較暴躁、頂嘴、固執、很不順從或莫名其妙地亂發脾氣。這段時間,孩子很容易為反對而反對、或明知故犯,通常會讓爸爸媽媽非常頭痛。

然而,這卻是孩子自主性發展的自然現象。從兩歲左右,孩子意識到自己和別人的不同,開始要發展成為獨立的個體,他便會嘗試著建立自己的主張(不管對大人來說有沒有道理),這些主張可能臨時起意或不合理情理,還需要在生活中慢慢衝撞後學習調整。試想,如果一切都聽從大人的指示,怎麼展現他的自主性?怎麼區分自己與父母的不同,而順利發展自我?反過來說,我們不是希望孩子將來長大「有主見」且「勇於表達自己的主見」?或希望他「表達了主見以後若有人反對還能繼續堅持」?如果是,現在孩子不正在練習這樣的事嗎?但我們可能需要幫助孩子在發展自我、和學習尊重他人與不傷害別人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

因此,大人首先要輕鬆看待孩子的反叛並謹慎處理,才能順利化解這親子之間必然的衝突。這種情形,成人需要掌握與孩子互動的要點,因勢利導否則常會弄得兩敗俱傷:

一、 要求但不責罵:只要如實要求孩子,不要害怕他有情緒。孩子因反抗而情緒高張時,需要的是疏解,千萬別火上加油!高張的情緒如洪水,要治水一定要用疏導法,不宜用防堵或高壓法。孩子對於自己的情緒瞭解與掌控的能力還不足,需要我們的協助。如果成人也情緒失控、或者當做天大的事來責罵,就一點都幫不上孩子的忙了。有時候,鬧到後來的情緒已經不只是因為不合他的想法,而是因為大人責罵他所帶來的挫折感或他不願妥協後接踵而來的被遺棄感。下次孩子反抗的情緒高張時,請試著同理他的需求和安慰他的受挫,不要責罵他的自然情緒。

二、 接納而不說教:情緒和理性是死對頭,情緒在高點時,千萬別講理,否則是在錯誤教導孩子:「情緒大」是因為「不懂事」=懂事就不應該有情緒。其實情緒和懂不懂道理根本是兩碼子事:情緒是生命的強大能量(喜歡就高興就有正向動力、不喜歡就不高興會有反向動力),懂道理則是一種自我控制的理性,它像一條繩子,能拉住人,停在不傷害自己/別人的界線前。但是理性本身沒有能量,它是一種來自內省的良知,人人都有。教導理性只是一種「喚醒」良知的過程,並不適合在情緒中給過多的教訓(只會讓孩子感覺很煩)。當情緒高張時,內在的理性是完全無用武之地的。然而,只要情緒下降一點點,理性就可以多一點點的發揮空間;情緒下降得越多,理性就可以更多一些。因此,成人在協助孩子的時候,不宜急著教訓,而是想辦法讓他的情緒下降,就能騰出空間讓理性有較大的發揮。父母需要敏銳地的感受孩子的情緒狀態,適時給與同理與安慰,在情緒得到疏解的情況下,理性自然就能得到多一點的空間。

三、 保護正向自我並給他台階:如果我們相信人的內在本來就有善、有惡的部份。我們也會接受沒有一個健康的孩子不調皮的,但是孩子調皮時難免會得到較負面的評價,使得孩子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好孩子」還是「壞孩子」。在教育上所指比馬龍效應(Pygmalion effect)的自驗預言,是提醒我們:成人/孩子的期望,常會帶來驗證的效應,因此不要隨便「罵孩子」,因為越罵越成真。不妨試試上述例子中我正在嘗試的方法:將孩子調皮搗蛋的內在需求化成幾個「分身」,保留給健康自我更多較正面的空間。例如:我把調皮的於道稱為「楊小道」,不想刷牙、洗澡的於道稱為「楊臭道」、愛亂發脾氣、亂罵人的於道稱為「楊屁道」。他自己說有個「楊好道」是他的小幫手,「楊大道」是厲害的於道。楊於道(本尊)是班長,負責管這一班的「楊道道」(目前總共是五個,他自己說其中「好道」和「大道」都會幫忙他!)但是管不好都要算在楊於道的頭上,不乖、不聽話的不准一起出門玩。偷偷跟出門的話,連楊於道也要禁足。這個溝通的方式需要一點想像力,但提供我們在與孩子溝通時的轉寰空間,也算給孩子一個台階,保護他還在學習調整時,自我不受損傷,永遠保有一個有正向、可不斷進步的自我(練習管好其它負向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