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育是商品
傳遞愛的機會給孩子
九大先天氣質照顧因應
二元思考與高層次思考98
小手交朋友948
小霸王97
不急著給答案98
不想上學97
父母是性侵防治第一線985
吃飯黃帝大98
如何看待幼兒的學習評量98
別當直升機父母97(ˊ)
我們的視野有多寬廣
把光芒還給主角983
沒有苦過不懂慈悲
孩子的三千六要怎麼用98
美語學習的背後957
從拍照留念說起97
您在養孩子?還是養猴子?
接受情緒,少講道理97
媽媽和孩子的內心話99.7
愛 是不能教導的97
愛與陪伴親子共讀 97
溝通 寬稿 95.12
照顧要為獨立做準備
要為成熟做示範
回應當下感受 不問是非
怎麼為孩子選書呢?
您和孩子生命共同資產
關心孩子的半歲期966
中一新生發言稿
 
回歸本質系列---閱讀、悅讀
三民顧問 李慧娟老師 970909

怎麼為孩子選書呢?
有教化義意的?還是有趣幽默的? 是圖畫很美的?還是字句很多的?
是知識百科的?還是文學藝術的? 是自己認為的?還是孩子喜歡的?
有一本著名的繪本:田鼠阿佛,用簡單的故事,表達了「無用之大用」。
石牆裡住了一窩吱吱喳喳的小田鼠。農莊的主人搬走了,穀倉也廢棄了,裡頭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冬天已經不遠,田鼠開始忙著收集玉米、麥穗、堅果和乾稻草。
他們白天忙著,夜裡忙著,他們全都忙著,就是阿佛例外。小田鼠問:「阿佛,你怎麼不工作?」「我在工作啊,」阿佛說:「我在為寒冷、陰暗的冬天收集陽光。」
當他們看見阿佛呆呆的坐在那兒,凝視著大草原,又問:「那現在呢,阿佛?」「我在收集顏色,」阿佛簡單的回答:「冬天總是灰灰的。」
有一回,阿佛看起來像是快睡著了。他們責備他:「阿佛,你在做白日夢啊?」「喔,不!」阿佛說:「我在收集字,冬天的日子又多又長,我們一定會找不到話說。
冬天來了。當第一場雪下下來的時候,五隻小田鼠躲進石牆的窩裡。一開始,他們有許多東西可以吃,還有很多笨狐狸和傻貓咪的故事可以說。他們是個快樂的家庭。但是,一點一點的,大部分的堅果和苺子都啃光了,稻草用完了,玉米也只能在記憶中回味了。石牆裡很冷,誰也不想開口說話。
然後,他們想起阿佛說過的陽光、顏色和字。他們問:「阿佛,你收集的那些東西呢?」「閉上你們的眼睛。」阿佛一邊說,一邊爬上一塊大石頭。「現在我把太陽的光撒給你們,你們是不是也感覺到那金色的光芒...」當阿佛說到太陽個時候,四隻小田鼠開始覺得暖和多了。那是阿佛的魔音嗎?還是魔術?
「那顏色呢,阿佛?」小田鼠焦急的問。「再閉上你們的眼睛。」阿佛說。阿佛說起藍色的長春花,黃色麥田裡的紅罌粟,和苺子樹叢裡的綠葉子。阿佛說著,田鼠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所有的顏色,彷彿有人把顏色塗在他們的心頭似的。
「字呢?阿佛?」阿佛清了清嗓子,停了一會兒,然後彷彿他正站在一座舞台上,他說:
「誰灑下雪花?誰融化冰霜?誰把天氣搞壞,誰讓天氣好轉?誰在六月長出四瓣的幸運草?誰把日光弄暗?誰把月亮點著?是四隻住在天上的小田鼠,四隻小田鼠,就像你和我。春田鼠把陣雨擰開,夏田鼠把花兒畫好,秋田鼠帶來小麥和核桃,冬田鼠,有著一雙小冰腳。我們多幸運,一年有四季,不多也不少!」
阿佛一說完,四隻小田鼠拍著手喝采,他們說:「阿佛,你是個詩人哪!」
阿佛臉紅了,他鞠個躬,害羞的說:「我知道。」
摘自<田鼠阿佛>,李歐.李奧尼,1993,上誼出版。Leo Lionni(1910-1999), 1967.
97年六月,芬蘭大學一位教育心理學教授受邀於經國幼保系主辦的國際研討會,他說芬蘭的OECD PISA測驗中,獲得多項第一,但芬蘭的教育從來就沒有為這些測驗設計課程或做任何準備。PISA測驗的成績只是芬蘭教育的副產品。芬蘭教育重視的是教育的本質,而且是全面、普遍的本質,不是「精英教育」。他強調芬蘭的教育真正值得讚許的不是總平均成績最高,而是標準差最小。也就是說:大家都一樣好。